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至尊神武 第七百二十二章 霸气逆转

发布时间:2019-09-25 17:28:14

至尊神武 第七百二十二章 霸气逆转

情梦魔很郁闷,在他发现陈恒的时候,其实是见猎心喜,跟陈恒想的一样,发现猎物,自然不会放弃,一路跟了过来。

但一次次梦境过去,他得到的是一次次惊讶。

把时间推后,剥夺能力,封锁记忆,篡改经历,他全部试了一次。

正所谓,是金子总会发光,不管什么身份,什么记忆,只要性格还在,陈恒依旧是陈恒。

滴水不漏,不给任何人趁虚而入的机会,这是每一个了解陈恒的人对他的评价。

作为对手,情梦魔也很佩服陈恒。

所以他想看看,陈恒究竟能撑过多少个回合。

不用多,只要一次大意,沦陷了,也就再没有醒过来的机会了。

可惜,他还没等到这样的结果,却已经被陈恒反将了一军,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他不明白陈恒怎么做到的,心里满是疑惑,但很显然,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陈恒也不会给他答案。

陈恒也不像他想的那样,准备靠巨猿消耗情梦魔的体力,他只是想拖住情梦魔一会儿,调整自己的思绪。

一步步向情梦魔走去,陈恒再次挥了挥手,又一次让洛珊珊震惊了。

这一刻,他就像世界的主宰,整个世界的规则都要由他谱写。

只是简单的挥手动作,整整一百头巨猿,凶悍的气息完全消失,全部僵立当场。

之后,如同梦幻泡影一般,全部破碎,再没有一diǎn一滴残留。

就连之前被拍扁的苏凡、苏灵,满地狼藉的鲜血,也全部消失不见。

剩下的,只是空荡荡的一片地方,一如他们刚刚从巨木林出来的时候一样。

“怎么会……”

洛珊珊惊讶地捂住嘴,芳心扑通扑通狂跳,仿佛数十头xiǎo鹿在里面乱撞。

她説不清楚此刻自己是什么感觉,因为眼前这一幕,已经超过了她的理解范畴。

那没多久之前还跟她欢爱过的男人,现在就像创世神一样,能不让她震惊么?

原本的依恋悄然破碎,被替代的,是崇拜,还是恐慌?

“你果然发现了!”

对此,洛武却悠悠叹了口气,看着缓步踱来的陈恒,神色复杂。

陈恒站在他五步外站定,面色平静,默默注视着他。

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洛武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陈恒没有隐瞒,淡淡道:“云梦城!”

“不可能!”洛武,也就是情梦魔,一下子激动起来,怒道:“你也太狂妄了,我情梦魔多年不出世,你还把我当跳梁xiǎo丑了?”

云梦城,是他们第一次交锋的地方,那次情梦魔只是一时好奇,并没有全力以赴,只是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态。

因为陈恒的梦很有意思,友情、亲情、爱情各沾了边,感情之丰富,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

情梦魔很高傲,在他看来,只要被他主导了梦境,哪怕天皇老子也一样要受他摆布,所以他有高傲的资格。

但现在,陈恒却大剌剌地告诉他,在他还没有出力的时候,就已经被洞察到身份了,如果真是这样,不是跳梁xiǎo丑是什么?

陈恒没有畏惧,也没有轻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至尊神武  第七百二十二章 霸气逆转

这是**裸的无视,在他心里,恐怕跳梁xiǎo丑也是有些份量的。

于是,情梦魔更是怒不可遏,好在知道此时自己的形势,强忍怒气道:“如果你真看出来了,怎么可能连续中招?”

一共四次,只有这最后一次才反客为主。

情梦魔自然不知道,陈恒只是为了锤练红尘意境,要不然,第一次就能让情梦魔烟消云散。

如果説出来,恐怕情梦魔会直接吐血。

堂堂情梦魔大人,让无数人闻之变色,畏之如虎,知道他名头的,无不颤栗,但在陈恒眼里,什么都不是。

一个不敢以真面目视人,只能躲在阴暗里,甚至还要通过别人的梦境才敢现身的,入不了陈恒法眼。

但这些话,陈恒没必要説,只是淡淡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一步跨出,风云色变。

整片天地阴暗下来,层层乌云翻滚,好像末日降临。

厚厚的云层压下,将整片天地完全封锁。

“这里是我的世界,你什么也做不了!”

看着情梦魔不断挣扎,似乎想要从梦境脱离,陈恒嘴角微微上扬,不疾不徐。

“你……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情梦魔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眼中满是恐惧的神色。

这一刻,他真的怕了。

之前没出全力,还抱有万一的想法,但现在,他发现真的跑不了。

别人的梦境,他向来来去自如,怎么可能被人锁住?完全违背常理啊!

陈恒笑了,右手平伸,像个君临天下的帝皇,又像掌控世间法则的创世神。

掌心对外,微微上抬,情梦魔的身体便虚空浮起。

红尘意境的玄妙,不是谁都可以理解的。

或许在某些方面,它不如惊天剑意那么强大,但在层次上,却丝毫不弱。

当然,这是在提升之后的红尘意境。

以前的红尘意境,也就跟破天剑意差不多。

破天剑意提升了,红尘意境现在也提升了。

陈恒只是金丹境中期,但实际战力,却连他自己都没有一个标准。

“别、别杀我,有话好説!”

情梦魔颤着身体,颤着声音,完全没有万年老魔的姿态。

活得越久,越怕死,特别是像他这种,除了特殊能力,完全见不得光的。

如果在现实中,随便一个普通修者,就能要了他的命。

一直都像过街老鼠一样,只能靠恶梦来报复,对于强者,他畏惧更深。

如果不是无法控制自己身体,此时他怕是要直接跪下来求饶了。

陈恒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儿,又重新把他放下,而后轻吐一口气道:“好吧,那我们就、説説!”

不远处的洛珊珊,依旧是目瞪口呆的样子,那模样,除了美丽,还很可爱。

美丽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红唇微张,双手僵立半空,整个身体一动不动的。

如果不是刚才还在跟陈恒説话,恐怕会被人误以为是座雕像。

她完全无法理解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不确定这两个男人,是不是自己的爱人和叔父。

她感觉自己好像在作梦,却茫然不知,其实她本身就是别人梦里的一部分。

只要是情梦魔主导的梦境,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是“真实”的。

其实很多人畏惧情梦魔,担心被他趁虚而入的同时,也很羡慕他这样的能力。

因为在梦中,他就是主宰,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现实中不断追求的权力、财富、美女,在这里,全部都能实现,想要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而且真实感百分之百。

就像陈恒这样,与洛珊珊只是见过一面而已,双方根本不怎么了解。

到了梦境中,只凭情梦魔的安排,便与她成了知己,洛珊珊完全倾心于他,甘愿为他付出生命。

这种绝色,绝对是所有男性心中的女神,很多人愿意为了换她一个笑容去死,在梦中却被陈恒给猥亵了。

情梦魔的能力,堪称绝世无双,是所有人都希望得到的。

只要不把它当成梦,那它就是真实的。

只是,情梦魔却不能给自己安排梦境,这种能力,全都用在别人身上,他怎么可能让别人过得那么舒服?

为不是想吸收陈恒的能力,增强自己,情梦魔甚至不可能安排那么多美女与陈恒发生感情。

不过他郁闷的是,与陈恒有交集的女子,似乎都很漂亮。

就説被影魔追杀的时候,随便在湖边碰到一个渔女,也长得很漂亮。

这些情况,不是洛珊珊能够了解的,此时她脑里还是一团浆糊,但不烦碍她继续冷静看事态发展。

陈恒的风姿,让她深深着迷。

“那我们就、説説!”

简单几个字,充满了霸气,也让情梦魔苦笑不已。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他误会了陈恒的意思,落地之后,马上换上一脸谄媚之色,説道:“那个,陈、公子,以后您説什么,我就做什么,绝不二话。不管你喜欢什么样的梦境,我马上替你安排。”

他以为陈恒説云梦城就发现了他,却还一直入梦,应该是喜欢这样的梦境,所以他抛出了这样的诱惑。

情梦魔很有自信,他的能力足以让任何人疯狂,只是心性邪恶,从来不会去考虑那些而已。

只是他碰到了陈恒这样一个怪物,在梦境中竟然能够反操纵,扣住了他这样一个梦境宗师,哪怕是最大的邪魔也没能做到的事。

陈恒挥了挥手,在情梦魔脸上变色,以为他又要有动作的时候,却听他徐徐道:“没兴趣!”

好霸气!!

洛珊珊眼中满是星星,除了陈恒的气度,什么也装不下了,至于他们话里的内容,更没去注意。

她本也不是那么花痴的人,但一颗心完全寄托在陈恒身上,陈恒越优秀,她就越欣喜。

此时陈恒的优秀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接受范畴,性格自然也就有所转变了。

这代表着,梦境中的洛珊珊,已经完全被收服了。

哪怕这时候陈恒毫无理由让她去死,她也不会问为什么。

只是她不知道,她之所以还存在这里,实际上是陈恒已经把她遗忘了。

要不然刚才巨猿消散的时候,她就应该跟着消失。

如果知道这个答案,恐怕一颗心,要从九重天上,一直坠落到十八层地狱吧。

情梦魔脸上阴晴不定,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清楚陈恒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禁急得冷汗直冒,却又不敢随便乱开口,生怕一不xiǎo心就惹恼对方。

到时候,他恐怕就真要彻底消散了。

陈恒见他的样子,倒是有些替他捉急,想了会儿,终于知道要问什么了。

“唔,要不説説,你的来历?”

南昌好的性病医院
南昌好的治性病医院
南昌哪家性病医院好
南昌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南昌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