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棺山夜行 第65章-下面的情况 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18:00:19

棺山夜行 第65章:下面的情况 上

看见他们三个人在集体照射一个方向,我赶紧抓牢角铁架子,然后朝着他们照射的方向看去。

在对面的峭壁上,竟然有一个巨大的人头。仔细看了两眼,我才看清楚,那不只是个人头,而是一个石雕巨人,并且雕刻巨人的石头是凸显出来的,还都涂有染料。

可能是年代过于久远,染料的颜色已经暗淡无光,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对面峭壁上雕刻的是一个身穿道袍手持拂尘的老道。

对于这个雕刻,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太上老君,毕竟古代人都比较迷信,比较崇拜天神,所以供奉太上老君实属正常。

由于对面峭壁上的石雕足有20几米高,而我现在所处的高度是和老道的头部一样高,所以很难看清石雕的下半身。

“都别看了,抓紧时间下去,老道有什么可看的。”我朝着老嫖他们喊道。

“我日的,你看清下面的情况没,就他娘的乱指挥。”

我一听老嫖説我没看清下面的情况,连忙用手电往下照看。只是照看一眼,就明白老嫖是什么意思了。

手电光可以照到地面,我们离地面还有20几米高,但角铁架子却不是直接通到地面的,离地面还有十几米的高度并没有角铁架子,也没$↑,ww@w有其他能通下去的工具。

我在往下照看的时候,老嫖就已经开始绑绳索了,等我抬头再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固定完绳索,然后对我喊道:“我先了。”説完就开始顺着绳索下去。

老嫖下去后,我们用他绑的绳索依次下去,我是最后一个。这期间我和刀疤聊了几句,才知道这家伙以前竟然在工地干过,并且是工地的架子工,怪不得在角铁架子上的动作那么灵活,我原本还以为这家伙深藏不露,没想到原来人家是专业弄这个的。

等我落地后,才看见地面上有很多根角铁,不过都是散落在地面上的,乱七八糟。看样子像是搭建这段连接地面用的角铁,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段还没有搭建起来就停工了。

老嫖倒是对地上的角铁很感兴趣,蹲在地上看角铁,三儿和刀疤已经走到对面峭壁的下面,在看峭壁上的石雕。

我对地上的角铁并不感兴趣,所以根本没关注,倒是对面峭壁上的石雕图案很吸引人,因为在巨型老道的石雕下面,还有一些石雕图案。由于这些图案都不是彩绘的,所以不亲自走过去很难看清雕刻的是什么。

我一边朝着对面的峭壁走,一边照看四周的情况,这个空山体的底部很大,两侧峭壁中间的距离大约有40米宽,至于长度,暂时还无法估计,因为手电光能照射到我右手方向的一面天然石壁,但是却照射不到左手方向的,看来接下去的道路很有可能是要顺着左手这边走。

在两侧峭壁中间的地面上,有一处大约200平米大xiǎo的地方铺了一层石砖,特别的规整,并且在石砖的前面,还有一个上香祭祀之用的长鼎。

这长鼎就摆放在石雕老道的正前方,看来是信徒为供奉老道所用的香鼎。

看到香鼎后,我更加的认为石雕上的老道是太上老君。

可等我走过去,看清老道下面的石雕后,就发觉这个又不像是太上老君了。因为在老道的石雕下面,还雕有很多个图像,这些图像雕刻在离地面两米的高度,一伸手就能摸到,全部都是凸显出来的,和正常人的大xiǎo差不多,但样貌十分的怪异,并且石雕上都涂有黑漆。

乍看一眼特别的吓人,这些石雕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魔鬼,而且这些魔鬼的图像都差不多,几乎长相都一样,并且都戴着一种古代当兵人才戴的帽子。

我数了数,在老道石雕的下方,有几十个这样的石雕。虽然这些魔鬼的石雕每个面孔都很恐怖,但对上方的老道却很尊重,每一个魔鬼石雕对着老道的方向都有一些弯曲,有diǎn像是在给老道鞠躬一样。

看到这样的石雕,让我好生奇怪,感觉这个老道真的不像是太上老君。我对道教不是很了解,但多少也知道diǎn,还真没听説有把太上老君和魔鬼雕刻在一起的,并且这里还是供奉老君的场所。按理説,在供奉的地方,应该是老君坐着的肖像,而不是这种站姿,并且也不可能把老君和魔鬼放在一起。

这个场景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供奉的不只是老君,还有下面的这些魔鬼,因为魔鬼也在接受信奉者的跪拜。

越看越觉得这些魔鬼的石雕不可思议,很难让人理解其中的含义。并且我心里也有一diǎn疑惑,如果这个老道不是太上老君,那西域这里的人怎么会供奉一个中原道教之人

要知道古代西域文化和中原文化有很大的差异,西域绝大部分都是xiǎo国,大多都是一城一国,就算是那些大国,信奉的也是教,而不是道教。xiǎo国就更不用説了,很多都是供奉古老的图腾,根本不会供奉中原道人。道教虽然在中原是家喻户晓,传道至西域也可以理解,但是不可能会达到让西域xiǎo国修建如此大的石雕去信奉的地步,所以这一diǎn很让人费解。

我想,这里面可能有什么典故吧,毕竟事实摆在眼前,这里供奉的的确是中原道教之人,只是我还不能肯定是不是太上老君而已。不过我倒是没多想,毕竟这是古人的事,人家愿意信奉谁就信奉谁,与我何干。

“xiǎo七,你过来。”老嫖在我们刚下来的位置喊我。

我立即应了一声,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便朝他那边走去。

我一边走,一边朝着他那里照看,看见老嫖正在那里挪动地上的角铁。

看到这一幕,我真是无奈了,心想,该不会是想搭建角铁架子吧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有力气也不能这么用啊。

走到老嫖身边以后,我心里已经想好了很多种拒绝的方法,可是老嫖竟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让我看他挪动在一起的几根角铁架子。

我看了几眼,也没看出什么特别来,直接对着老嫖问道:“这破玩应你让我看什么”

“xiǎo七,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认为我很无聊,但是我敢説你想错了。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时刻提高警惕,这里,也许就是在我们眼前,隐藏着某种致命的危险,所以我们得提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

我一听老嫖説话的口气不对,立刻预感到他发现什么了,因为老嫖説话一项都很直白,很少拐弯抹角。一旦他説话拐弯抹角,就一定没有好事。

台州恩泽医院预约挂号
苏州工业园区星湖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宁波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宁夏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