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才即是疯子(下)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9:28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才即是疯子(下)

不论艾萨克所说的究竟是不是即将发生的“事实”,他们都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在阴沟巷和魏尔洛双双出事之后,阿尔托肯定会察觉到异常,猜到废船这边出事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在稍微沟通之后,艾萨克果断“抛弃”了把自己软禁在这儿的阿尔托,毫不犹豫的跟洛伦离开,甚至都没有问他们究竟要去哪儿。

反正他之所以愿意帮阿尔托的忙,不过是因为对方愿意资助他研究,同时还提了一个很有趣的创意而已,根本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更不用说对方还特地把他关起来,甚至还曾经打算要了他的命——虽然后者仅仅是黑发巫师的推测之一。

不过……虽然艾萨克的人可以和他们一起离开,但还有很多是没办法带走的。

“这些东西怎么办?”

站在原地的薇拉指着船舱里堆积如山的书卷、羊皮纸手稿还有写满了各种“鬼画符”的黑板,愣愣的看向洛伦:“我们可没办法把它们全都带走。”

虽然只能算“半个巫师”,但红发女孩儿同样清楚这些研究资料和手稿对于一个巫师的重要性,有时候甚至比他们的生命还要珍贵!

因为它们就是一个巫师毕生成果的证明,甚至是全部的意义和精华,失去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就等于失去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乃至自己的存在意义。

正因如此,任何一份完整的巫师手稿往往能够卖到天价,因为那里面蕴藏着的是一个巫师十几年乃至一生的心血累积,哪怕只是各种实验的记录,也能让一名刚刚踏入虚空大门的巫师学徒少走许多弯路,再也不用自己去独自摸索了。

“确实……”洛伦的眉头也微微皱起。

首先这些资料肯定不能留给阿尔托·贝利尼,但如果一把火全烧成灰,那绝对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一旁的天才巫看着愁眉苦脸的二人,撇着嘴耸了耸肩,走到书堆旁随手捡起刚刚扔下的手稿塞进怀里,满不在乎的摊摊手:“行了,咱们走吧!”

“……”

“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要把我和那些可怜巴巴,抱着自己那丁点儿一文不值的东西还当成宝的小土豆们相提并论好吗?”

艾萨克一副无可奈何,还理所当然的表情看向惊呆了的红发女孩儿:“就这么几本破书和杂七杂八的资料,难道还要经常看看才能记住?说真的……你以为我是谁?”

我以为你和那些黑头发巫师一样,都是一群莫名其妙的怪人,还是个自恋到极点的神经病——特别想说这句话的薇拉最后还是忍住了,默默的转身离开了船舱。

哪怕是现在让她面对成百上千的敌人,她也不想继续和这两个怪物待在一个屋子里。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看到红发女孩儿的表情,艾萨克怔怔的看向一旁的洛伦:“不然她为啥不理我?”

“这个我们之后再说。”强忍住吐槽的欲望,洛伦很是尴尬的笑了笑:“我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要弄明白——整个圣血药剂的研究,基本上都是你的成果对吧?”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当然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本人的成果没错。”艾萨克“毫不夸张”的承认道:“但如果没有阿尔托的创意和实验的话,我是不可能完成这些的——毕竟我又不是炼金术师,也不懂什么炼金术。”

“所以,只要有一个水平相当的炼金术师,你就能完成整个圣血药剂的研究?”

“可不是什么……水平相当的炼金术师,最起码九芒星巫师塔和我们学院的那堆土豆们就绝对办不到!”

艾萨克很是讥讽的开口道:“最起码……也得有艾因·兰德的水平——虽然我们的艾因很蠢,但在炼金术方面的成就确实令人无法否定。”

“唉,我记得艾因在离开学院之后不就直接去深林堡找你了,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来了?还有,你不是在深林堡当巫师顾问吗,究竟为什么会来埃博登啊?”

“呃……这里面的过程和原因很复杂,一时半会儿可能很难解释清楚。”面对突然反应过来的艾萨克一连串的问题,洛伦也只能含糊过去:“不过你说的没错,我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和艾茵一起来了。”

说到这里,洛伦的嘴角不经意间扬起一抹微笑,只是这“微笑”看起来还有些狰狞,像是趴伏在丛林中,逐渐露出獠牙的野兽。

他一开始就猜到艾萨克可能和圣血药剂有关,但万万没想到阿尔托居然是直接剽窃了他的研究成果,而且还是不完整的!

如今整个埃博登唯一一个能够完成它的人就在自己身边,并且除了自己和阿尔托之外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换而言之,如果某位守夜人首领还想得到真正的‘圣血药剂’,就必须从自己手里拿。

现在轮到我的回合了,想得到药剂就准备好开价吧,鲁特·因菲尼特!

……………入夜,埃博登城南平民区,阴沟巷。

在经历了黑帮被剿灭,而前来镇压的雇佣兵团又绞杀殆尽之后,整个阴沟巷就变成了一片无人的废墟,黑市商人和走私贩更是早早的离开了这里,躲在了城市的其它角落继续他们的“买卖”。

但即便是变成了废墟,也不等于这里真的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拾荒者、乞丐、贪婪的佣兵……这些人在之后的几天频繁光顾着阴沟巷的废墟,企图从那些坍塌的房屋和尸体上找到什么钱财和“遗落宝物”;

米顿就是其中之一。

他只是个城南平民区被拐杖帮压榨的小乞丐,靠着每天乞丐头手里漏出来的几个铜板勉强度日。拐杖帮完蛋之后,他也光荣的成为了一个“自由”的乞丐。

不像那些总是在白天过来的佣兵和拾荒者,米顿只敢在晚上过来,搜搜捡捡的看看那些尸体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落下的东西。

黑夜中的阴沟巷没有灯火,只有头顶的月光照亮。沿着墙角乞丐米顿像是耗子似的左看右顾,在确认周围没人之后才偷偷的溜到一处大门前,准备进去找找。

冰冷的月光下,拐杖帮的大本营仿佛是趴伏在黑暗中的怪物,让又惊又怕的米顿忍不住狠狠咽了咽口水。内心的恐惧和贪婪同时驱动着他的身体,既不敢靠前也不愿离开。

反正里面都是死人,死人是不会动弹的,对吧?

双手打颤,脚底发软的米顿哆哆嗦嗦的靠近着屋子的大门,原本的门板早就变成了一地的碎片,只剩下一个空空的门洞在那儿而已。

一片死寂的阴沟巷,还没走进房间,趴在门沿上的米顿就听到了一阵怪异的声响,像是有人在吃东西。

难不成这里已经被哪伙乞丐给占了?心中又怕又惑的米顿狠狠咽了咽口水,他也已经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说不定自己进去可以蹭一两块黑面包,或许还有肉汤什么的?

突然,乌云散开,清冷的月光从门洞照进屋内。刚准备离开的米顿只是微微回头,瞬间瞪大了眼睛!

趴在地板上的“乞丐”们正在享用着他们的晚餐,大口大口的咀嚼着嘴里的碎肉和骨头,随手撕扯着地上早已冰冷的尸体,脚旁堆满了吃剩的骸骨。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这些“乞丐们”居然一个个都没有脸!

光秃秃像鸡蛋似的脑袋上,只有一张满是獠牙,渗着血浆和肉沫的嘴!

而且,而且他们还都在“看”着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

死寂的阴沟巷回荡着那凄厉的惨叫,月光下亡命奔逃的身影还未离开就被死死按在了地上,被撕扯、被撕咬、被开膛……

被吃掉。

四川省生殖医院医生
上海六一医院口碑
蚌埠牛皮癣专科医院
赣州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厦门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