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气冲星河 第0015章 达奚阳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8:40

气冲星河 第0015章 达奚阳

张显的死,不但在武童院引起了巨大波澜,在整个罗江郡城,也成了一则不小的八卦,无异于一个惊雷炸响在沉闷的罗江郡上空。

“嘿,伙计,听说了吗?武童院那边,有个寒门武童,打死了一个望族张氏的武童噢。”路人甲道。

“这事但凡长了两只耳朵的人,谁没听说啊?我说你知道这里边的详情吗?”路人乙道。

“这还真没听说过,你听说了?”路人甲谦逊请教。

“这事说起来就曲折了,你得请我喝一杯,慢慢分说。”路人乙摆起了架子。

“得,咱们‘小谢轩’喝一杯去。”

……

类似这样的街头八卦,多不胜数。大致的方向却是相同的,都把秦无双塑造成一个苦心孤诣的武童,为了找望族张氏子弟报仇,苦练武技,等待机会,最终得雪前耻

气冲星河  第0015章 达奚阳

,体现了一个寒门子弟不屈不挠的斗志。

相比于街头八卦,望族张氏这“直接受害人”态度就截然不同了,他们坚称张显之死,绝不是实力不及,而是遭到了暗算。

有达奚家族的子弟做证,他们也不敢推翻“决斗”这个说法,所以“暗算”一说闪烁其词,可以是决斗时被暗算,也可以是私斗被暗算。

张贸瑞很伤心儿子的死,说白了,图谋秦氏偌大产业的是豪门许氏,他望族张氏,只不过是许氏的马前卒罢了。

可是他一肚子怒火,又没法向豪门许氏发泄,只能怨恨寒门秦氏。

许氏倒也不是完全不讲人情,派了一名长老去张府吊唁,仔细分析了张显身上的伤势。

秦无双动手时很聪明,早有保留。起先一掌把张显推向高空,是借力打力,并没有用自己的内劲,致死的那十几拳,他用的是“大金刚拳”,而且力道压制到只有两三成。

这么一来,使张显的死,看上去只是一个武童所为。

“贸瑞族长,这十几拳擂在头部,才是致命的伤。这秦家子下手狠啊,摆明是要取令郎的性命。一拳两拳不解气,看这伤势,应该是至少出了十三四拳!”

许氏派出的岳长老,查看完伤势后,叹息道。

张贸瑞痛苦地摇着头:“这秦家子,几个月前的决斗,实力和我儿相差极大。几个月工夫,不可能进步这么快,让显儿毫无还手之力。”

“老夫也问过许亭这娃儿,根据他讲述,当时现场并没有其他人帮手,而且他提到那秦家子的武技,似乎确实比以前提升了不少。贸瑞族长,这是个意外,我家族长让我代传一句话,不要因为这件事而破坏了咱们许张两家的交情。”

张贸瑞听了岳长老这话,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惨声道:“这事全怪寒门秦氏,贸瑞心里是明白的。这笔帐,总要算在他们头上。”

岳长老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道:“我家族长的意思是,这件事目前情况还比较复杂,报仇的事可以缓一缓。”

“为什么?”张贸瑞露出不解之色。

“因为达奚世家的子弟出来做证!”岳长老脸上肌肉微微跳动,慎重道,“谁也不知道秦氏是否巴结到了达奚世家,所以要动手,必须调查清楚这件事。”

张贸瑞怅怅不乐,轻“哦”一声,心里愤愤不平,咬牙切齿。

岳长老提醒道:“贸瑞族长啊,现在离那家族论品,也不过是三年多一点点时间。只要咱们安排妥当,到时候只要将秦氏的寒门席位挤掉,要他秦氏一门家破人亡,又有何难?”

三年……如果是这样的话,至少还要等三年!

张贸瑞心里很不乐意,让秦家子多活一天,他心里也不痛快啊!可是达奚世家的脸色,连豪门许氏都不敢不看,何况他望族张氏?

……

达奚世家的城堡当中,达奚阳也被父亲达奚恒叫去,问了几句当时的情况。

达奚阳将自己看到的事详细说了一遍,达奚恒这世家族长,思忖了片刻,叹道:“这秦家子,不简单啊。隐忍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爆发反击。这么一来,那些要打秦氏主意的势力,却是要为难了。”

“为难什么?寒门秦氏势力单薄,秦无双打死张显只不过是武童间的小纠缠,对大局根本无补。”达奚阳毕竟年幼,对大局的把握自然不如父亲。

“嘿嘿,如果你不出面做证的话,他们自然不用为难。你一出面,局势就变味了!”达奚恒叹道。

达奚阳抿着嘴唇思考了片刻,便懂了,不禁笑了起来:“这么说,我站出来说了句真话,却给秦家借了势去咯?”

“不错,现在许氏那些家族,估计要疑神疑鬼,认为秦氏可能和我达奚世家扯上关系了。”达奚恒呵呵笑道。

“噢?那咱们怎么办?要撇清一下么?”达奚阳的初衷只是出面做个证,说了句真话而已。

达奚恒摇摇头,悠然道:“撇清什么?一撇清,咱们达奚世家就变得跟他们一个档次了。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咱们没必要跟张氏那种档次的贵族表态。”

上品贵族向下品贵族撇清态度?根本没必要,太掉身价。

达奚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好,就当跟秦氏结个善缘好了。我看那秦家子这几个月变化蛮大的,秦氏一门落在他头上兴旺,也说不定。我听说秦氏一门在东林镇的口碑还是不错的,很得平民拥戴。”

“就是因为他们口碑太好,所以才会一代不如一代。在百越国,想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惟有在随波逐流当中保留清醒的头脑和判断力,才是生存之道!阳儿,你要记住这一点。”达奚恒语重心长。

达奚阳一直把父亲当作偶像,面对教导,自然是虚心接受。

“好了,你下去吧。那武童院的是是非非,你别插足,继续保持高姿态。”就好象达奚世家之于罗江郡,要做到超然,俯视其他存在。

“嗯。”达奚阳点头,随即又问,“父亲,最近有大哥的消息吗?”

达奚恒黯然摇头:“你大哥……那件事他一时还接受不了。好了,你别担心他,你大哥性格成熟,迟早会想开的。”

“大哥……”达奚阳轻喃一声,向外走出去。

……

夕阳西下,罗江郡外,秦无双已经跑满了五个大圈。刚来到城门口,却见城门之下站着一个蓝衫武童,双手抱在胸前,神态从容,微笑着注视秦无双。

“听说,你要离开武童院了?”达奚阳先开口了。

“暂时离开而已。”

“不走不行么?”达奚阳又问。

“为何?”秦无双一愣。

“罗江郡武童院已经很久没有出过有趣的人了。难得出现你这么一个,你走了,这日子岂非更无聊么?”达奚阳悠然叹道。

“嗯?不想这武童院,还有人觉得我秦无双有趣,难得难得!话从你达奚阳嘴里说出,我深感愉快。”

“非走不可么?”

“难得达奚兄挽留,三年后,我会回来的。只希望彼时,还能与达奚兄这样毫无保留地交谈。”

达奚阳叹息一声,知道秦无双去意已决,喃喃道:“你隐藏得够深,而我眼力也够拙,相处这么多年,居然直到最近才知身边藏龙卧虎。这么说来,上次你与张显决斗,是故意为之的苦肉计?”

秦无双哭笑不得,去你的苦肉计。有那么使苦肉计的吗?脑袋被人开那么大一瓢,这哪叫苦肉计,和自杀有什么两样?

心里苦笑,嘴里却是应付道:“江湖险恶,不得以而为之啊。”

“嗯,那么,后会有期。”达奚阳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忽然又道,“也许,有那么一天,你我可能会同时出现在更广阔的舞台当中吧?”

“也许。”秦无双淡淡应了一句,忽然想起什么,又加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人觉得,咱们罗江郡武童院没一个有担当的人。”

秦无双笑道:“我不是谢你给我做证,而是谢你那天晚上没揭穿我。”

“嗯?那天晚上,你知道我在?”达奚阳愣住了,吃吃问,“那你为何在门外,说我根本不在?”

“只是不想让你难做人罢了。你不揭穿我,我自也不能把你牵扯进来。”

达奚阳想起那晚的情形,也是笑了起来:“你那反击速度和手段真是犀利!想起许亭那副见鬼的表情,我在屋里也是忍不住想笑。”

“幸亏你没笑,不然许亭他们必然以为是你干的。”

达奚阳摆摆手,一脸无所谓:“事实上他们已经这样怀疑了,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

这口气,这神态,这举止,这才叫上品贵族的气质啊!压根不将豪门许氏的反应放在心上!

什么叫强者为尊,位高为尊,达奚阳的表现给秦无双上了很生动的一课!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号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是谁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电话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简介
贵阳长峰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