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战尊 第3056章 送信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3:38

玄天战尊 第3056章 送信

“啊……啊啊!”

小男孩对着自己指了指,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爷爷,对着暗魔点点头,紧跟着就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一块寒冰铁片,放在暗魔的面前!

“不不不不!我不要和你爷爷一样被冻住,我在这里挺好的,你放心好了,把你爷爷带到北妖冰川就行,我很快就会,就会恢复的!”

暗魔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小男孩,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但是自己的身躯却像是被金属灌满了身躯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将寒冰铁片放在自己的胸口,然后嘴中念念有词起来!

寒冰铁片放在暗魔的胸口,很快就有一层薄薄的冰层从其中蔓延开来,慢慢的将暗魔的身躯包裹起来,暗魔感受着身体的温度逐渐降低,而面前的小男孩却根本不搭理自己,低着头一直念着咒语,周围的冰层越来越厚,暗魔感觉着身体当中的最高一丝力气似乎很快就会被耗尽,哀嚎着想要挣扎,却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这个小家伙为什么会有两块寒冰铁片?难道他也是一个山谷的守谷人?”

暗魔的心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之后,终于被冰层完全覆盖了身躯,和嵩屏阳一样,成为了一块冰冻的样本,被小男孩艰难的抱起来,从山洞当中扔了下去,翻滚着掉落到了地面上!

用绳子将暗魔的冰块绑好拖在地上,小男孩背着爷爷的冰柜,望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默默的前进,方向却是正南方……

掌握了风系法则的妖宇经过三天的跋涉,终于来到了妖界最神秘的北妖冰川处,说它神秘,是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冰川的到底是怎样的,从外面看来,冰川上面什么都没有,仿佛一片冰雪笼罩寸草不生的大陆一样,但是在冰川的下面,却是繁华的街道,拥挤的人群,还有一个个筚路蓝缕的难民坐在街道两边

,仿佛四周的寒气并不不能让他们感到一丝丝的寒冷。

“什么人?”

站在冰川上,妖宇正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一个衣着光鲜的男子忽然从冰川下面探出头来,望着妖宇大模大样的说道:

“是不是过来登记的难民啊?五十块铅块,我买了你,如何?”

“我是来找守谷盟的,希望您能够引荐一下!”

妖宇无语的看着男子,轻轻的笑着,拱拱手就准备继续向前走去!

“哦?找守谷盟?难道你也打算在妖界独立门户?小子,我劝你乘着年轻啊,还是赶紧当几天奴隶,没准就能够在这里生活了,要时间去守谷盟啊,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男子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金色铭牌,一脸淡然的说道:

“看看,我爷爷当年也是难民,但是现在就已经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了,你去当守谷盟的手下,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的!”

“你在逗我吗?”

妖宇有些不悦的看着男子,冷笑着一伸手,就把面前的男子抓到了自己的面前:

“快说,守谷盟在哪?”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感受着妖宇忽然爆发出来的红图之力,男子咽了口气,惊恐的看着妖宇,将手中的铭牌对着地上一方,轻声到:

“就在前面三十公里处,您自己去吧,小的就是个买卖人,根本不知道您是高人啊!对不起,实在对对不起啊!”

“不耽误你了!”

妖宇将手中的男子扔在了地上,从冰川上面下到了冰川的下面,感受着冰川下面稍微高一点的温度,妖宇催动自己的风系法则,从空中穿过,引得周围的普通人一片惊奇。

“少爷,您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让这个王八蛋走呢?我们楚家在北妖冰川可是人人侧目的主儿啊!”

一个男子气呼呼的凑到被韩宇扔在地上的男子面前,一脸激动的说道:

“只要您一声令下,我们一定帮你把那个王八蛋搞定了!”

“去死!”

楚少爷将手中的铭牌砸在男子的头顶上,一脸不爽的说道:

“我们楚家就是因为你们这种好面子的家伙才失去了里子呢,知道我为什么非要亲自出来招收难民吗?就是因为楚家现在愿意安心做事的人太少了!别小看刚才那个小子,他的衣衫上面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身上的药膏应该是妖界屠宗域的东西,说明这个小子的本事绝对不是自己收敛的那么简单,懂吗?”

“是是是!少爷果然明察秋毫,小的佩服!”

男子赶忙将楚少爷扶起来,一脸敬佩的点点头,楚少爷似乎已经习惯,挥挥手道:

“去找人联系一下守谷盟,这家伙来是干什么的?从屠宗域专门跑到北妖冰川,肯定是出事了!”

“是!”

男子答应,屁颠屁颠的下去办事,楚少爷继续自己的铭牌,对着周围的难民不断打量着,如同菜市场买菜的老太太一样,挑肥拣瘦的。

妖宇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那个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少爷盯上了,得知了守谷盟的所在,很快就来到了守谷门的冰川驻地,看着在冰川下面挖掘出来的巨大城池,妖宇淡然的走上前期,对着门口的守卫说道:

“在下妖宇,特来守谷盟通报一件大事,请引荐!”

“那……”

守卫默然的看着眼前的妖宇,捂了捂鼻子,看着妖宇一脸茫然的样子,不耐烦的说道:

“看什么看?不给点意思就想进去?你当我们守谷盟的大门是菜市场啊,想来就来,想进就进?”

“你再说一遍!”

妖宇的眼神带着些许愠怒,瞪着眼前的守卫,恶狠狠的说道:

“这可是事关百花谷守谷人的大事,要是耽误了,你可就完蛋了!”

“百花谷?就是嵩屏阳长老把守大那个山谷?”

守卫愣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妖宇抬头看去,只看到一个浑身白衣的男子从冰川城当中走出来,样貌极其年轻,气色红润,眉眼清秀。

“正是!”

妖宇拱拱手,正要说什么,却听到那男子洒然一笑,对着守卫道:

“去!把这妖言惑众的家伙给我请出去!开什么玩笑!嵩屏阳长老在百花谷已经多少年了,怎么会出事!你是不是合龙盟派来的间谍,过来刺探我们守谷盟的秘密的!”

“对对对!”

守卫反应过来,看向妖宇的眼神更加的烟雾,拿起手中的长枪,对准妖宇,大叫道:

“还不快滚,梅清客少爷都发话了!再不走,别怪我们不客气!”

“嵩屏阳长老被兆仙萌杀了,你们爱信不信,反正信我是传到了!告辞!”

妖宇瞪了梅清客一样,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却听到身后的梅清客惊叫一声:

“此话当真!”

“我千里迢迢赶到这里,难道是逗你玩的不成?你们守谷盟的长老死了,竟然需要我来告知,你们修补羞愧?”

妖宇回身看着梅清客,眼神冷淡极了,一脸厌恶。

“请进来,还不知道怎么称呼阁下!”

梅清客慌忙拱手,望着妖宇,努力做出一副担忧的样子,但是旁边的守卫分明在他的嘴角看到了一丝窃喜!

“在下妖宇,无门无派!”

妖宇点点头,跟着梅清客就从守谷冰城的大门走了进去,穿过长长的寒冰走廊,韩宇被带到了一间宽阔的大殿当中,几个衣着清秀的女子上来服侍,被妖宇摆摆手,请了下去,梅清客出去了一会儿,很快就带着一众长老走进了大殿。

“那就是妖宇?看起来很年轻嘛!”

一个肥头大耳的长老眨着小眼端详了妖宇一番,大模大样的坐在妖宇的对面说道:

“你说百花谷守谷人嵩屏阳老头死了?还是被百花谷的谷主,七决士之一的兆仙萌亲手杀害的?此时可是当真?”

“当然!”

妖宇点点头,望了一眼侧立在旁边的梅清客道:

“刚才这个小哥应该已经给各位介绍了,当时我的恩人暗魔前去救人,结果却被兆仙萌顺势刺伤,之后逃到斜云谷寻求那里的守谷人薛孟冀的帮助,没想到薛孟冀竟然和兆仙萌沆瀣一气,想要害死暗魔灭口,幸亏我及时赶到,方才将恩公救下!”

“哦?守谷人竟然和谷主沆瀣一气?”

肥头大耳的长老一听,顿时惊叫起来:

“这可是大事!我守谷盟如果手下都是这般逆贼,岂不是……”

“牧长老,我们是不是该核实一下再说?”

一个引言怪气的声音从旁边一个消瘦的男子口中说出,一脸含恨的看了一眼妖宇,消瘦男子一脸不满的说道:

“什么事情都是这小子空口白话说的,我寒平舆的徒弟竟然和百花谷的谷主沆瀣一气,这根本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可不可能,查查就知道了!”

梅清客忽然插嘴道:

“妖宇少侠不过是过来通知我们的,剩下的事情就是我们守谷盟自己的事情了,诸位长老,大家说对吗?”

临沧治疗宫颈炎费用
泰州治疗性病方法
长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临沧治疗宫颈炎医院
泰州治疗性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