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武道圣尊 第七百六十七章 白家之志

发布时间:2019-12-04 08:23:44

武道圣尊 第七百六十七章 白家之志

白风却是摇头道:“狗急尚且能跳墙而走,一世界的武者知道自己要灭亡了岂会坐以待毙,他们已经布置好了手段,早则十年之内,晚则二十年,这里必定战火纷飞,南山帝国说聪明也聪明,将元界的入口放在戒备森严的皇城之,这样一来可以节省不少功夫,但是说蠢也蠢,元界的武者若是真的冲了出来,最先遭殃的就是皇城。”

“皇城是皇室的象征,一旦皇城起了烽火,南山帝国几百个郡还会平静下来么?我白家低调发展,组建军队,以求以不变应万变,但是我相信这数千年来,几百个郡之未必没有和我白家一样的家族,低调,且实力强大。”

“一旦帝国起了战火,这些个家族只怕不会再忍耐下去了,划地为王算是轻的,若是来几个雄心壮志之人,欲取而代之那才是一件麻烦事,而身为京城之的南宫一家,只怕也要被卷入这是非之。”

话说完,周围的南宫家强者门皆陷入了沉默之。

他们比谁都了解现在南山帝国的国力,说实话,南山帝国的国力已经是数千年来最弱的时候了,以前帝国虽然经历了动荡,但是帝国皇室却又拨乱反正的强者,可是这一次......

“帝国皇室已经几百年没有出一位大能了,以前的大能也老的老,死的死,此刻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若真生**......”南宫熙说到这里却又停了下来。

若是真生出**,白风的话只怕是要实现了。

南山帝国的这颗大树已经垂垂老矣,朽木尽生,只需要一点火星就能酿造出毁天灭地的烈焰,将这帝国吞噬殆尽。

南宫绝目光微微一闪,颇有几分凝重的看着这个白风。

南宫家的这潭清水已经被眼前的这个人给搅浑了,豪门望族的气势在这人面前已经被践踏的支离破碎,此人不管是危言耸听也好,还是确有其事也罢,听到刚才那一番话日后南宫家的人只怕不得不对白家客气一些了。

以后,南宫家很有可能要依仗白家。

感受到周围凝重的气氛,白风哈哈一笑:“抱歉了诸位,适才酒后胡言乱语,还请莫要当真,来来来,我等再满饮此杯。”

看来这牛皮吹的不错,南宫家的这些人都已经被唬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虽然吹牛,可也是有根据的吹牛,不是满嘴放炮,毕竟在做的都是实力高强的武者,没有那么好糊弄,他只是将几个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而已,暗示加推导便足够了。

面对白风的举杯相邀,南宫家的这些位高手却是勉强笑了一下,举起了手的酒杯。

美酒入嘴,却是一点滋味都没有。

倘若未来十年之内京城会发生这样的大变,那覆巢之下无完卵,南宫家也只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白公子,你说元界的武者很有可能打出来,你可有一些内幕消息?”南宫熙忍不住放下酒杯追问道:“对于战争空间的事情外界的人知道的可不多,就连我南宫家主也不甚了解。”

白风笑了笑:“在下不才,上次入皇城之后机缘巧合之下去了战争空间一次,对于元界武者所做的一切多少是知道一些的,这时候有些东西在这里可不方便给诸位看。”

“可移步偏殿,请~!”南宫绝请道,同时神情有些凝重。

若是此事有几分真,那就说明白风不是骗人,若不然那就是有忽悠人的嫌疑了。

“也罢,毕竟都是亲家了,有些事情我也就不藏着捏着了,诸位可随我一同前来。”白风站了起来笑道。

当即,南宫绝以及南宫家的几十位顶尖高手皆离开了坐席,随着白风去了偏殿。

婚宴之上的其他南宫家武者见到家主以及几十位族内高手皆一起离开,皆是心疑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不过他们就算是心疑惑也不敢多问

,毕竟他们还没有资格和份量参与族内大事。

算了,继续喝喜酒.....大多数南宫家的武者稍微关注了一下便没有多想。

偏殿之,南宫绝挥退了下人,几十位南宫家的武者皆汇聚于此。

都是通神境级别的顶尖高手。

南宫家有这么一批高手也当得豪门望族之称,这些通神境的顶尖高手走出一位就当过显化境二三十位,更别说有几十人了,而且这还是门面上的,暗地里的还没有展露出来,相信隐藏的顶尖高手绝不会少。

传承千年的大家族底蕴可见一斑。

“现在可以说了吧。”南宫绝问道。

白风说道:“有些事情我嘴巴说诸位是不会信服的,干脆自己看便是。”说着一挥手,一副画面呈现在了眼前。

画面之,是一片昏暗,死寂的世界,毫无疑问这是战争空间,然而在这个空间之呈现在眼前的却是一座座堆积的宛如山岳一般的遗骸,那断臂断肢,到处都是,一张张痛苦,狰狞的脸庞清晰可见,远远看去就像是身处于地域之一般。

“这,怎么这么多尸体.....”饶是南宫家的诸多强者意志坚定此刻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头皮发麻。

“尸体堆积成山,这的死多少人才能有这样的规模。”

“千万?还是上亿.....只怕不止吧。”

白风脸色平静道:“这是战争空间的尸山,死的人都是元界的武者,虽然我没有去过元界,但是元界只怕所剩的了已经不多了,他们杀了这些人目的就只有一个,制造无边无际的怨气和死气,培养一头旱魃。”

旱魃?

南宫家不少武者皆面露疑惑之色,并不清楚旱魃是什么。

身为家主的南宫绝此刻开口道:“旱魃,上古便流传的绝世凶物,非人非妖非鬼,以天地怨气为食,不老不死不灭,一旦出现必定赤土千里,生灵涂炭,连同级的真龙,凤凰也不是这凶物的对手,这东西已经超过了生灵的范畴,近乎成了神。”

“不过妖兽册上虽然记载过旱魃,但是史记上却从未有过这凶物出现的记录,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个谜团,很多武者都认为这样的凶物只是古代武者的臆想,并非真实存在。”

南宫家的武者闻言皆是一怔,这传闻之的旱魃居然真的有如此可怕?

白风说道:“旱魃是真实存在的,其实旱魃并非妖兽,也不是鬼神,而是武者尸体变化而成的,武者死后怨气不散,可能会变成僵尸,诸位可知道?”

“这个自然,武者人死意念不死,成为行尸走肉可以自由活动,如此并非稀罕事,不过这不会长久,过上十天半个月尸体意志散去,尸体自然就倒下了。”南宫熙说道。

“这位南宫家的朋友说的便是最初的僵尸,因为一些原因,这些行尸走肉吞噬了怨气,进补自身,便可长存天地,只要怨念足够,便可永生不死。”白风说道。

“以前倒是有过这类的事情发生,很多古墓之却有死去的武者诈尸醒来的事情,不过虽能行动,但是实力太弱,和尸体无二,遇到的人都不会将其放在心上。”南宫熙又道。

白风说道:“那只是一种情况而已,时间久了,一头家猪都能成妖,更别说一具武者的尸体了。”

“这和旱魃有什么关系?”

白风说道:“僵尸达到某种极限之后就会蜕变成旱魃,成为传说之的绝世凶物,所以说旱魃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只要时机一到就会重现天地之,武者不死,旱魃不绝,而元界的武者就是要人为的养出一头旱魃,好饶过战争空间的规则束缚,带着他们冲出这个空间。”

“诸位再看.....”说着一挥手眼前的画面一晃。

尸山前进,便是一个血湖,鲜血凝聚的大湖,湖有一岛上面有很多武者驻扎.....这些画面都是当日白风经过了的。

如今只是劲气凝聚,重新显现出来而已。

这对武者而言不难做到。

武道精魄也是用这种手法凝聚出来的。

但凡观看这记忆的人都知道,这些记忆都是真实的,做不得假。

接着,白风将这个血湖岛下面的情景呈现给了这些南宫家的武者看,在这个岛屿之下有一个巨大的石室,这里铁索纵横,捆绑着一具高大枯瘦的干尸,这尸体穿着铠甲,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可怕的凶恶之气。

尽管只是画面呈现,但是南宫家的武者却依然感觉到了此物的危险。

“这具就是打算培养成旱魃的尸体,确切的说已经差不多培养成功了,只等时机成熟,脱困而出。”白风说道:“而这具尸体的原型就是元界的开辟者武卓天王,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造物境大能的遗骸,这样的一句尸体若是成了旱魃,其危险程度我想就不用多说了吧。”

此刻,南宫家的众人却是相信了白风之前说的话,也开始相信这帝国皇室即将到来的危机。

如此一头可怕的凶物呆在战争空间,蓄势而动,可笑南山帝国还不知道,这要是一发难来一个措手不及,元界的武者冲出战争空间的可能性极大。

“帝国危矣。”南宫熙惊呼道。

白风笑了笑:“**一起,我想偏远的三川郡或许比这看上去高手云集,世家林立的京城更加的安全,这旱魃的存在本来我是不想说的,我对南山帝国可没有半分好感,不过念在我白家已经和南宫家结亲的份上,这个消息才不得不透漏出来,免得诸位说我危言耸听。”

不过今日得到的消息实在是太弱了,让南宫家的诸位武者到现在都有些转不过来来。

毕竟哪个家族一时间知道了京城之地居然随时都有覆灭的消息都不可能一下子能够接受的。

直到众人走出偏殿的时候还都是面露沉思之色。

战争空间的事情就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在了每个人的心。请访问:

6个月宝宝发烧
儿童发烧怎么办
两个半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幼儿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