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陕西文学评论何去何从业内评论家未后继乏人

发布时间:2019-06-07 17:00:13
孩子干咳嗽是什么原因
孩子干咳嗽是什么原因
孩子干咳嗽是什么原因

李国平

李星

“一个全盛的文学时代,需要三拨力量构成:一流的小说家,一流的批评家,一流的读者。”这是“陕军东征三驾马车”之一的高建群在接受采访时,对文学盛世所下的定语。事实的确如此,如果没有别林斯基,那么果戈理的《死魂灵》也许不会那么快被世界所认可;如果没有金圣叹的点评,曹雪芹的《红楼梦》也许会暗淡不少。二十年前那场“陕军东征”,不单是陕西作家的一次辉煌,陕西的文学评论家也功不可没,因为一个地区的文学批评和一个地区的文学创作是成正比的。二十年间,陕西的评论家队伍建设得如何?在文学日益式微的今天,文学批评又将何去何从呢?

开创了新时期陕西文学的新气象

批评家和作家一起

“文学批评是文学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有文学作品及其传播、消费和接受以来,文学批评就随之产生和发展,并且构成文学理论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和文学活动整体中的一种动力性、引导性和建设性因素,既推动文学创造,影响文学思想和文学理论的发展,又推动文学的传播与接受。在文学批评逐渐成熟以后,更是如此。”这是“百度百科”上对文学批评下的定义,而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用通俗的语言这样阐释:“让我们重温一下恩格斯的《自然辨证法》,恩格斯说‘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不能没有理论思维。’一个作家的创作如果居于本能的、感性的、经验的层面,那么他所达到的高度一定是有限的,好作家、大作家一定是注重理论思维的,一定是汲取时代的最新思想成果的,他一定离不开文学批评营造的文学氛围、传导的文学思想。文学批评相对于所居的文学生态,应起到传播和启发的功能,起到智库和思想库的功能,它刺激一个区域的文学生长和成长,陕西的文学批评之于‘陕军东征’,应以这样的思维来考察。”

李国平直言,一个文化区域的文学批评应和它的文学水准、文学高度成正比,“成正比是正常的,不成正比是不正常的。新时期以来,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陕西的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具有同步性,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没有王愚、畅广元、刘建军、李星、费秉勋等一代批评家,就不会有路遥、陈忠实、贾平凹所达到的高度。应该在具像的层面看待陕西文学批评家的作用,更应该在更高的层面看待陕西的文学批评。一代批评家和同代作家一起,开创了新时期以来陕西文学的新气象、大气象。‘陕军东征’那个时代的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可以说得益于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风气的滋养和培育。”

评论家李星和费秉勋也回忆当年陕西成立的全国第一个文学批评家团体——“笔耕”文学评论小组,“笔耕组”成立后专门针对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作家创作召开座谈会。“就是批评,提出他们的问题,记得在太白会议上,针对陈忠实当时创作的问题,把他批评得那叫一个严厉啊!”李星说。后来,“笔耕组”批评的作家都成为了陕西文坛的中流砥柱。

但介入现实的勇气相对较弱

评论家并没有后继乏人

“陕军东征”是一场纸质文学的辉煌,而这场辉煌不单属于陈忠实、贾平凹、高建群、京夫、程海这些作家,同时也属于当时的评论家。李星就回忆在1993年,他的办公室每天也是迎来送往,他和那批作家一起见证了这场文学的盛事。然而二十年过去了,随着“东征”后“文坛陕军”的后继乏人,有人旗帜鲜明地指出,陕西文学批评也呈现“老龄化”。甚至有读者直言,正是因为批评家中缺少年轻人,才导致陕西络作家“墙里开花墙外香”。不过针对这一说法,李国平和李震两位评论家都表示了不同意见。陕西省评论家协会主席李震直言:“外界对评论界的后续力量存在一种误解,事实上,现在年轻的评论家很厉害。有一批评论家,批评的起点、眼界都很有高度。不过过去的批评家群体都集中在作协和文联,而现在的批评家群体大都集中在高校。作为本届评论家协会的主席,我认为自己的主要使命就是要整合高校批评家队伍,将其引入到对‘文学陕军’的批评上。”

而李国平认为陕西批评家队伍的建设总体还是不错的,但也“不完全尽如人意。”但他认为问题不在于年龄问题,而在于思想能力的退化。“思考能力强的作家、能创作出具有深度和启迪性作品的作家,必定是善于独立思考的作家。目前关于陕西文学的判断,有积极和消极两种态度,有乐观、悲观两种看法,这个问题可以讨论,也许可以在陕西文学历史和现状中设一个文学的‘李约瑟难题’、文学的‘钱学森之问’。”他说直接一点就是:“陕西评论家介入现实的勇气不如前人。”

纪念“陕军东征”是为今天寻找资源

“陕派批评”应成为文化品牌

李震认为“陕派批评”应该成为陕西的一个文化品牌,今后有几个走向:批评群体高校化、批评方法专业化、批评视野国际化,“批评的群体不是萎缩的,而是膨胀的。以陕西高校为例,现在很多高校的文学院,都有自己的批评家队伍。”

因为“文学批评是和文学创作成正比的”,那么陕西文学批评界不再像昔日那般红火,似乎也可以在“后继乏人”“断代”之类的问题上找到“根由”。李国平的话很有深度:“我们回顾、纪念‘陕军东征’,不是要对它的成就重新评价,而是在为今天寻找资源,寻找一种文学品格和精神。我们说传承,有几种情况,一种是保持继承下来的内容,一种是补充好的方面,在前人创造的成果基础上创新、发展;还有一种,是人们不愿看到,但恰恰又是出现了的,这就是补充的是坏的方面,从而阻碍事物的发展,若论及今天的陕西文学,这后一种情况,不是没有。”李国平介绍说,他们正在筹划“陕西青年批评论坛”,也希望能更多地促进陕西青年批评家的阶梯层次建设。论坛要邀请更多的青年批评家参与,把脉文学现状。

文/张静 实习生潘瑞雯

图/尚洪涛 实习生郭昆

为什么许晴骂郑爽?许晴骂郑爽被诟公主病引发网友骂战
国家发改委:电动汽车小区充电执行居民电价
宋柯回应分享“男性肾养生”:手贱想偷看学习-宋柯-微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