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冷王怪妃 第一百一十九节 老眼昏花

发布时间:2020-01-18 12:05:52

冷王怪妃 第一百一十九节 老眼昏花

雪凡音本着有事找东方辰言的策略。眼睛直直地看向东方辰言。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沒把雪凡音气疯。自己这急得要命。他居然与宋梦琴谈得正欢。雪凡音心里想的是:你都不在乎。我还怕什么。可在与东方辰言眼神交汇的那一刻。她又觉得你不仁我不能不义。古琴是不会。咱还会别的。

“皇后娘娘。凡音的琴艺皆是兄长亲授。兄长离世后。凡音便不再抚琴。还望皇后娘娘与诸位见谅。”雪凡音的眼中闪着亮光。这话七分真中三分假。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言王妃真是重情重义之人”储默相当捧场地作出了评价。也带领着几人三三两两夸起了雪凡音。

有人相助也有人看不顺眼。灵王妃罗芊芊便是其中之一。“兄长是重要。可今日在座之人哪个身份低于雪凡谦了。莫不是在三弟妹心里。皇后娘娘的话还抵不上一个已死之人。”罗芊芊直接将话題提升了一个高度。

“死者为大。二皇嫂又何苦为难三皇嫂。”东方辰繁说得不轻不重。话中却表明了自己是站在雪凡音这一方的。将矛头直对罗芊芊。

东方辰繁平日话少可不代表沒有分量。尤其在太后那儿。东方辰繁的话好用极了。加之云贵妃又在此。罗芊芊有心为难雪凡音。此时。也乖乖闭了嘴。她还沒那个能耐与东方辰繁作对。

“一次而已。言王妃何必固执呢。闹得大家都不高兴。若是言王妃不愿意。我与姐姐虽琴艺不佳。倒也愿献丑。”宋梦词也是个伶牙俐齿的。见东方辰言并不搭话。便大着胆子说了起來。

宋梦词全然沒有注意宋梦琴越來越难看的脸。旁人不知。宋梦琴却是知道的。这些日子王爷对雪凡音有多上心。梦词还如此不知轻重;况且。梦词是知晓雪凡音那琴艺是吹嘘的。此时揭穿了她。难看的不光雪凡音一人。王爷与她。甚至他们宋家也会被搭进去。梦词不帮着雪凡音倒也罢了。这时还与她作对。简直沒脑子。

幸好宋梦词身边的杜怀接收到了宋梦琴眼中的信息。拉了拉宋梦词的一角。示意她别说了。又在耳边说了几句。宋梦词才安分了。

只可惜宋梦词的话已经说了。现在安分。晚了。一个个都等着雪凡音的回应。好在雪凡音在木青青出口的那时便料到了。自己今天是不弹也得弹了。

“望皇后娘娘恕罪。这琴凡音无法弹。可许凡音奏一曲古筝。”雪凡音深刻体会到学到的都是自己的。想当初自己只是喜欢就参加了一个古筝社团。沒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

雪凡音都如此说了。皇后哪还有不答应之理。便命人取來古筝。置于中央。雪凡音看这架势。还真有几分胆怯。说实话。这是她在众人面前第一次弹奏。而且在座恐怕有好些对此有研究。哪怕略知一二的。也比她那点三脚猫的皮毛功夫强多了。

雪凡音起身。向高位上的人行了个礼。然后缓缓坐下。手轻抬。指尖落下。触碰轻抚一根根琴弦。随着雪凡音指落音起。便有人思量着这是什么曲子。为何未曾听过。而曲渐深。疑惑之人亦愈多。这些人中包括了东方辰言几人。雪凡音会古筝这事。东方辰言本就不知。她今日出此言时。便为她捏了一把汗。而现在这一曲。虽未听过。但东方辰言可以肯定。不是她瞎编的。他从小学习琴棋书画。音律这东西懂得比雪凡音只多不少。也只有雪凡音这个傻丫头。会认为他不知这些。而东方辰言以眼神询问东方辰繁。雪凡音弹得究竟是什么。知晓了。众人问起时。他才可以替她说几句。谁知东方辰繁竟也是摇摇头。

“你知道她弹的什么曲子吗。”无人可问。只能问讨人厌的储默。旁边的辰昕被辰月直接忽略了。毕竟那个医痴。除了那些草药。别的还真不知什么。

“不知。”储默回答得爽快。

“你都不知。还有谁知啊。”虽然不待见储默。可储默的博学辰月还是承认的。否则怎么能以处处与三皇兄作对为乐呢。说來这两人也真是冤家。

就在众人疑惑时。雪凡音一曲已毕。要的就是都沒听过的。雪凡音自知。如果弹大家熟知的曲子。定然会被挑刺。而且就她那点伎俩。说实话。这儿任何一个学过的人她都比不上。毕竟她是相当业余的。而这些都是专业学的。哪能相提并论。只能以奇取胜了。

“不知王妃所奏何曲。出自何人之手。”雪凡音刚起身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她究竟弹的是什么。为何自己从未听过。可是古时失传的曲子。

“此曲名为《故梦》。乃凡音自创。”雪凡音在以前就喜欢这首歌曲。因此才找了它的古筝谱。练了起來。这曲子也如同词中所唱。旧忆就像一扇窗。推开了就再难合上。方才她便随着那词回忆了那些年华。

宋梦词有了宋梦琴的警告自也不再说什么。而且她听过雪凡音乱弹的样。也知这次虽是她自创的。却不是糊弄人的。更不会瞎出头了。

因是新曲自也不好评说好坏。甚至有几人还在赞叹雪凡音不愧为城中才女。会弹奏的人多。可谱曲却不同。而那曲声确实能把他们带入到一个故事中去。

雪凡音不理这些评论。向上座之人鞠了个躬。便落落大方地回位了。刚一坐下。就听到储默的声音。“弹得不怎么样。那曲倒新奇。也就唬唬他们。改日将谱给我。定然让你知道什么叫抚琴弄筝。”储默可谓是个中高手。雪凡音落手弹几个音便知她有几斤几两。

“你还是看我弹几遍。自己记吧。那谱子我写不了。”雪凡音哪知道他们是怎么谱曲的。写一串简谱。他们还不认识。既然是行家。自己记呗。她不介意多弹几遍。

“我明日便去言王府找你。”储默终于找到了一个去言王府的理由。雪凡音比东方辰言有趣多了。最主要是。与雪凡音走得近。东方辰言会生气。明天他有一场好戏看了。

辰月听这两人的谈话。真想说。雪凡音你能不能长点心。一看储默这家伙就不安好心。自己回去被三皇兄收拾吧。

“雪家这丫头与辰言也配。”看着雪凡音那宠辱不惊的样。桓国公似乎在雪凡音的身上看到了雪极融的影子。也感慨雪凡谦的早逝。

桓国公的声音足以让殿中的人都听到。东方辰言心里自是得意。可面上却不显半分。依旧那副千年冰山脸。

桓国公转而看向东方辰言对面的东方辰耀与乔静雨。要是他的宝贝孙女能有这雪凡音的几分淡然。有繁王爷与辰月公主的相护。他也可以安心多了。可事实却是。若沒了他。他的静雨怕再无人相助。她要如何在太子府自处。又是否能安然无恙。

“桓国公怕是老眼昏花了。本妃看不出他们配在何处。倒是宋家女儿与言王爷在一起如同一对璧人。”木青青深得帝心。自也不将日益衰弱的桓国公府放在心上。反正她就是要雪凡音不痛快。上次如果不是她。她的宫女岂会被东方辰言如此教训。教训她的人相当于打她的脸。这口气如何咽得下。

“放肆。”木青青平日如何闹。东方旭也不去理会。毕竟后宫那么些人。他若人人都管。岂不是不必理会朝事了。可在这么多人面前。对功臣如此无礼。他是不许的。加之桓国公虽有兵权在手。又是老臣。可从來沒有因此而自以为是。反而渐渐地交出了手中的权势。这些东方旭都看在眼里。对于桓国公他是极为敬重的;木青青这些话也幸好不是当着满朝大臣的面所讲。否则。岂不是让功臣寒心。

“皇上恕罪。青青是一时糊涂。青青向桓国公赔罪了。望桓国公原谅。”木青青双膝跪地。说得那叫一个诚恳。也相当聪明地知错就改。马上对着桓国公认错。在这后宫中。她早就学会了揣度帝心。能屈能伸。否则。如何能一直得蒙圣宠。

“老夫不敢”。桓国公缓缓起身。向木青青回了个礼。毕竟她是皇上的宠妃。君臣有别。她认错。是皇上客气。他受了。便是不知尊卑。

木青青那番话倒是讨好了宋家。宋扬很合时宜地站出來。替木青青说话。“桓国公年纪大了。看错也是有的。青昭媛一时口快。今日乃是家宴。本该高高兴兴的。还望皇上饶恕青昭媛。”

宋扬的心思。东方旭岂会看不出。又见跪在地上。眼中含泪。一副柔弱可怜样的木青青。也不忍多加责怪。宋扬的话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东方旭训了几句。便也饶了木青青。

乔静雨看着白了头的爷爷。被人如此说。还无人替他讨个公道。只能忍气吞声。怪爷爷不该意气用事。白白让人得了便宜。也恨自己无能。此时竟不敢替爷爷说上一句。见他缓缓落座的身影。乔静雨鼻子一酸。

...

东营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沁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济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六盘水癫痫哪里治疗好
西宁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