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走尸档案 第九十四章 尸斑

发布时间:2020-01-16 17:52:53

走尸档案 第九十四章 尸斑

我被黑子和小许的话气的脑袋发昏,怒道:“扯淡!”

事实上,我到现在几乎都不相信天然呆他们死了,说是让黑子找死因,其实只是希望能有什么奇迹出现,毕竟医学上有很多类似假死的现象,有农村的老年人,‘死了’两天活过来的也不再少数,这会儿这么说,不过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罢了,不过我没想到,这二人也太现实了一些,竟然就这么想着跑路了。

黑子被我这么一吼,估计也觉得自己个儿太怂,便硬着脖子给尸体做检查,我在旁边紧张的看着,他检查起来很仔细,每检查一个,就冲我摇头,表示没有希望。

到最后,我整个心几乎沉入了谷底。

小许要哭了,道:“都死了,这地方太可怕了,怎、怎么办?”

黑子咽了咽口水,对我说:“兄弟,咱快撤吧。”我深深吸了口气,脑子里闪过无数画面,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小扶桑里,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穿着繁复的藏袍,郑重的将唯一的亲人托付给我。

可现在……

我盯着天然呆平静的脸,摸了一下他僵硬的肌肉,心中的悲痛之情难以言说,最终,我重新收拾了一下装备包,腾出了一些不必要的装备,减少自身负重,然后讲天然呆背了起来。

黑子一见,大惊道:“你背着他干什么?”

我道:“这是我兄弟,我救不了他,总得给他收尸。”

黑子道:“我去,你不要命了,这地方危险重重,跑都跑不赢,你背着这么一具硬邦邦的尸体,简直是找死!”我真是小看黑子他们了,这些人一路上相处的都不错,却没想到出了事之后,还真是相当‘理智’。

我道:“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无关。”此刻,我也只能带走天然呆的尸身而已,其余人,则于我无关了。

整个过程中,我觉得自己都处于一种仿佛做梦一样的境地中,这一切来的太快了,简直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我迫切的希望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并且这场梦能够快点儿结束。

疼痛和越来越清晰的大脑却在提醒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们背着天然呆开始回程,背上一具尸身,走的自然就慢了,黑子两人有些着急,不想等我,但八成想着我身上有药,也不敢扔下我一个人走了。

最后黑子等的火急火燎,对我说:“兄弟,要不这样,我们先走一步,你手里头的药,给我们备两支。”

我停下脚步,盯着二人,心中满是不耐烦,若是以前,我没准儿就意气用事,将东西给他们,让他们滚了,反正眼不见,心不烦。但现在我没这么做,人总是在成长中改变的,所以当他们提出这个要求后,我道:“这些药是我们小组的研究成果,绝对不能交给别人,如果可以随便交给别人,那么直接把药赞助给你们就行了,何必我亲自跟着?”

说这话时我语气也不客气,黑子尴尬不已的转过身,转身的瞬间,我在他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阴狠之色。我心里沉了一下,背着天然呆走在最后,冷冷的看着前方的两人。

经验告诉我,黑子恐怕已经起了什么不好的心思了。

在这种地方,死人太正常了,他们俩回去后,在这黑竹沟究竟发生了什么,人是怎么死的,还不是由着活人说了算?更何况,连遭两次失利,还会不会有第三次行动可说不准,铁姐等人,或许就要长埋此地了。

我们往回走了半个多小时,由于背着尸身,还有自己的装备,负重实在太大,我不得不停下脚歇一会儿。

将天然呆的尸身放倒在地后,我被悲痛刺激的脑神经冷静了一下。

回程的路至少有三天,即便是进入景区的范围,徒步也有两天,加起来就是五天。

现在是夏季,五天,足够一具尸体身上爬满蛆虫了。

按照夏季尸体的腐烂速度,等到明天早上,在没有封闭的情况下,就已经会有蚊子苍蝇围着他飞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就会变成像放在街边的猪肉,其实,人死了,剩下一具尸体,和猪肉又有什么区别?

我得想个办法,保存一下天然呆的尸身,或者,找个地方,火化?

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不由得看了天然呆一眼,紧接着,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算一算时间,从发现帐篷里的人死亡至今,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但天然呆现在的尸体,在我看来有些问题。

这些年我见过的尸体也算多了,跟着周玄业混,对于人死后尸体的变化,自然也知道的比一般人多。尸体在死后的2至4小时内就会出现尸斑,也就是因为血液停止流动,末梢血管爆裂而形成的瘀痕一样的东西。

可现在,这些东西在天然呆身上没有。

他死后,是由我背着往回走的,尸斑会往下沉积比较多,但即便如此,上半身也不该一点儿都看不见。

难道……

我心脏噗通跳了一下,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便立刻扒了天然呆的上衣,仔细一看,果然没见着有一点儿尸斑。为了保险起见,我又扒了他的裤子,结果,连尸斑应该沉积最多的下半身,都看不见一点儿瘢痕。

我的动作引起了黑子两人的注意,小许见此,惊讶道:“你、你扒他衣服干什么?”

黑子对尸体很在行,他没问,而是在我把天然呆扒的只剩裤衩时,咦了一声,噌的站起来走到尸身旁边,道:“没有尸斑?”

紧接着,他一拍大腿,道:“不好,难道人还没死!”

我道:“**的,人还没死就不好,难道要死了才好!”、

黑子也急了,说道:“我祖上都是干仵作的,寻常的假死都能查出来,可是他现在这种情况,我根本查不出是假死!如果不弄清楚是什么原因,就算现在没有死,之后也肯定死!”

我此刻心中一阵狂喜,黑子这番话并没有让我的喜悦减少,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只要人没死,就有活下去的希望。我立刻从装备包里摸出准备好的玻璃血管。

黑子两人见此也没有阻拦,我将血管连喂了三管给天然呆,黑子看的直心疼,说:“唉唉唉,你省着点儿,先看看效果啊。”

要不是这二人在这儿,我都打算直接放血了。

这三管玻璃血喂下去,没过多久,天然呆跟涂了口红一样的嘴唇,鲜艳的颜色,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退,我几乎是憋着一口气在看,直到这小子眼皮动了一下,我才觉得这口气终于吐出来了。

天然呆缓缓睁开了眼,我忍不住道:“谢天谢地,我差点儿就把你给烧了。”

他刚醒过来,显然还有点儿迷糊,慢吞吞的吐出一个字:“烧?”

我没心思跟他废话,立刻道:“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别的问题?”

天然呆似乎感觉了一下,动了动手脚,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旋即微微摇头,道:“怎么回事?”

我一愣,道:“你什么都不记得吗?”

天然呆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我们三人的脸色,平静的神情被打破了,他眼睛眯了一下,缓缓道:“出了什么事?”

不等我开口,黑子便迅速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这小子没忘记在语言中美化一下他自己,表达了自己迫不得已,扔下其余人,回去通风报信的心情。

天然呆情商低的不像话,也不知有没有被黑子忽悠到,他点了点头,起身活动了一下,道:“立刻回去救人。”

这半个多小时的路白走了,我们又开始往回赶,而根据天然呆自己所说,他却是没有任何感觉,完全以为自己睡了一觉,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他觉得自己在睡梦中的时候,突然有些呼吸困难,身上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叮咬了一下。

我们在山野间行走,身上多的是蚊虫叮咬或者被树枝划拉出来的伤痕,因此刚才扒天然呆衣裤时,虽然也发现过这些痕迹,但实在太普通,看不出什么异常。

由于走的不远,再加上没有天然呆这个负重,我们比离开时快了十分钟到达营地。

几顶帐篷还是如我们离开时一般,静静地矗立在那儿,由于走的急,之前被我们打开的帐篷也没有拉上,半开着,可以看见里面躺着的人影。

要救这么多人,我们事先准备的血管可能不够,天然呆看了一圈,让黑子和小许到周围去巡查,看能不能查出些众人假死的线索,但事实上我清楚,不过是在支开二人而已。

ps:谢谢打赏的小伙伴,最近大家很热情哦,爱你们~~~我要不要做个啥小活动呢,大家有木有什么建议啊,之前一直都是送磨币,好像互动性不强,小伙伴们动脑筋想一想吧,哦,当然,如果说活动内容是不停的加更、加更、加更的话……我选择狗带。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黄岛院区怎么样
汉中405医院怎么样
癫痫能不能治
云南治疗卵巢炎医院
西安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