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权国 3218 谎言(三)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1:29

权国 3218 谎言(三)

早上昏昏沉沉的醒来的时候,提尔纽丽丝经历了一生以来最复杂的思想交战,在接受还是拒绝之间来回的游弋,最后还是无奈的选择了接受,死胖子说的没错,帝国军械造假事件确实是发生在哥哥担任总督时期,如果真要追究,哥哥提尔纳兰特绝对是第一人,既然需要一个人来善后,那么就是自己的

”我知道你会来的,陛下还在休息,昨晚特别交待,如果你决定接受,就让我告诉你真相“索库图斯黛兰从办公桌上抬起头,美丽的双眸闪过一缕莫名的光泽,,

”真相?“提尔纽丽丝深吸了一口气,反正已经是豁出去了,在死胖子的面前,她感觉到自己一定没有好事

索库图斯黛兰魅惑众生的嘴角浅浅一笑,拉起整个人都呆住的提尔纽丽丝白皙的手,,一身黑色的天鹅绒长裙长长的拖到地上,更显出裙摆下两条腿的修长婀娜,她的身段本来就高,缓步而来的样子,宛如黑夜中最为美艳的女妖一般,高挑而丰满的似乎要从紧紧束缚的衣服中爆裂开,让提尔纽丽丝也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索库图斯黛兰轻声说道“昨晚陛下所说的只是一部分,如果你拒绝,也就没有看另外一份的必要,这次埃罗人做的有些过分了,竟然以所谓的证据来要挟帝国,你也是维基亚人,应该很清楚陛下的秉性,什么时候见过陛下跟人讲过理,既然埃罗人如此不识趣,那么帝国也就没有在给予脸面的必要,这次与埃罗的谈判其实毫无意义”

“谎言吗,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提尔纽丽丝娇躯微颤了一下,脸色苍白

”陛下从一开始就不愿意让你卷进这样的事,但让你接手这件事,是你哥哥的意思,这封信是两天前从监察部转过来的,陛下也是犹豫了一天,最后还是决定让你自己来决定!“索库图斯黛兰从桌子上抽出一份密函

提尔纽丽丝俏脸诧异的接过密函,目光扫过,顿时拿着密函的手颤抖了一下

信函上的字迹确实是提尔纳兰特的字迹,身为一名维基亚的高级贵族,大领主出身的提尔纳兰特,一手流利华丽的维基亚字体,不是一般人能够模仿的来的,而且提尔纽丽丝也不认为,只是为了欺骗自己,皇帝还需要苦心积虑的冒充提尔纳兰特的字迹,在信函里,提尔纳兰特明确表示了希望皇帝能够将自己妹妹从帝国内务部调出的请求,帝国内务部是帝国第一王妃的势力范围,而提尔纳兰特却是皇帝直属人员,更是掌握着帝国南方商业中心的里斯本托总督,提尔纳兰特认为自己的妹妹如果一直待在内务部,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虽然现在第一王妃没有提出什么要求,但是无法保证,第一王妃就没有插手里斯本托事务的想法,到时候,自己的妹妹无疑就是最好的人质

没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提尔纽丽丝一脸震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房间的,来到庭院中的一颗大榕树下,安静,平和,微风吹在脸上,孤独的站在院子角落里的大榕树下面,提尔纽丽丝抬头看着这棵参天的老巨榕,树皮都完全裂开了,这让她想起了提尔堡的那颗老榕树,树干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枝断裂的痕迹。离开提尔家已经数年了,因为避嫌的关系,自己和哥哥就没有回去过提尔堡,也不知道当初的提尔堡现在是什么样子了

“一下告诉她这个,这对于她来说是不是太残酷了?”胖子的目光透过窗户看向庭院,落在那个娇媚而又寥落的单薄身影上,犹豫了一下凝声问道

“人总是要长大了,不可能永远天真下去,何况她是里斯本托总督的妹妹”清脆的魅惑的声音在胖子身后说道,索库图斯黛兰将一份谈判文件放在胖子的桌子上,目光看了一眼窗外,凝声说道“这是政治,也是利益的需要,总不能等到一切都剑拔弩张了才反应过来,就像这次她被派来里斯本托“

”按道理来说,提尔纳兰特虽然遇袭受伤,但已经过去数月,就算是伤也该养好了,可是内务部一直以年度考核卡着,作为一名政务官,提尔纳兰特也只能待在帝京大海城,而现在主持里斯本托工作的人,无疑都是第一王妃的人,只要第一王妃愿意,实际上已经是掌握了里斯本托的运转,这是赤裸裸的夺权,如果这次第一王妃派来的不是她,而是另外一个人,我相信陛下绝对不会如此轻轻落下的,第一王妃明显是算准了皇帝对于提尔家的纠结心理,拿出她来赌一把!”

“事实证明,第一王妃赌赢了!不是吗!至少在陛下返回帝京之前,里斯本托都在第一王妃的控制之下,就算陛下发现了,也只是将人调走了事,完全不能像以前那样,雷厉风行的狠狠打压一番”索库图斯黛兰走到胖子身后,娇媚的身体贴在胖子的后背上,

“这件事到此为止,再也不用提起”胖子鼻翼闷哼了一声,要说毛摩纳青对里斯本托有野心,我一个不信,毛摩纳青素来对于势力扩张缺乏兴趣,否则仅仅是掌握着帝国各地内务官员这一项,就足以让毛摩家的势力遍及帝国各地,而数年下来,毛摩家族虽然壮大了不少,但也只是在商业上,而在政务上,不知道是毛摩家族没有兴趣,还是避嫌,帝国政务官里边没有一个毛摩家族的人,这就足以说明毛摩纳青并没有任人唯亲的恶习,也是毛摩纳青能够在帝国后宫稳居第一把交椅而无人不服的原因“

胖子声音顿了顿,从窗外收回目光,叹息了一声“如果真要说的话,真正的在我,提尔纳兰特遇刺,里斯本托人心动荡,流言四起,如果换成是自己,也必然是要先派人将里斯本托的局面稳住,等待皇帝回归在做决定”

“而事实也是,毛摩纳青派来的临时总督维哈里在里斯本托数月时间里,只是完全负责调查遇袭事件,而没有插手里斯本托任何事务,就足以说明了毛摩纳青的态度,只是这样所带来的后遗症也是相当明显,这本来应该是阀门的总督府完全失去了作用,作为监督者的普套公爵更是监守自盗,帝国监察部又是无力干涉,原本拥有三道保险的里斯本托,一下变得再无任何保障,完全成为商人驱逐利益的战场,最终结果,就是导致里斯本托因为假军械事件而遭到各国想要乘火打劫的尴尬局面”

胖子转过身来搂住索库图斯黛兰纤细而手感如同无骨一般的腰身,深吸了一口美人香”里斯本托我就交给你的,那些企图乘火打劫的,你给我好好的教训他们,占了便宜的,都要给我吐出来,至于埃罗人方面,能拖就拖,还是那句话,不拿出一个行省来,这件事就没有谈的价值“

“好嘞,我记住了,这次不让埃罗人吐血,我就不叫索库图斯黛兰!”索库图斯黛兰嘴角轻笑,高挺的胸脯在胖子身上蹭了一个满怀

和风扑面,已经失去了炎热气息的太阳照耀在水波粼粼的里斯本托港口,如同森林一般的商船桅杆上,白色的海鸥起起落落,港口上堆积如山的货物大多都是制造精良的军械,来往运输的马车上,也是一批批的军械拉来,通过港口的滑轮吊架,一箱箱的吊上大型商船的甲板,帝国商业贸易重中之重的军械贸易,在经历了一个月的停摆之后,再次繁荣起来

“陛下,教团国的船只已经过了直布罗陀长廊,距离里斯本托不足一天的距离”一名帝国外务官员小心翼翼的说道

“教团国的事你们自己处理,不过是一个特使,估计是奔着埃罗特使团来的”

胖子放下马车的帷幕,目光扫过放在面前的报告,脑海里不由闪过一张美丽清纯的容貌,胖子不会忘记那短暂的路途和交谈,那在科妮莉亚登岸转身而去的决然俏丽的背影,最终香消玉损的教团国教宗普达米娅,或者说,普达米娅的替身更贴切一些

”教团国刚刚击败埃罗帝国,声威大震,我们就这样随便对待,是不是。。。。。:外务官员小心翼翼的看向胖子,教团国刚刚击败埃罗帝国主力,现在将埃罗王都围困的水泄不通,在整个欧巴罗来说,都可以说是轰动,俨然已经是有了挑战南部霸权的资格,这样的国家,如果皇帝不露个底,外务部也不敢擅自处理

”让教团国的人和埃罗人住在一起,你觉地怎么样?“胖子嘴角咧了一下,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陛下,这个绝对不行,两国本就交战,现在见面还不打起来?“帝国外务官在皇帝恶作剧般的笑声面前,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水都下来了

”这是命令,就这么办!“

胖子脸色一沉,埃罗人不是想要压低帝国军械价格吗,那好,就让埃罗人看看,他们不买的帝国军械,教团国绝对会要,只要两个国家竞争起来,那就有意思了,埃罗帝国与教团国打到这份上,都已经是拿国本在拼杀了,

”这种时候,帝国站在那一边,胜利的天平就倾斜那一边,只要让他们双方住在一起,就算是赶他们走,他们都不会走的!“

胖子抬起头,看向对面,结果是帝国外务官员一张呆滞的脸,嘴角不自觉的撇了一下,教团国带回的所谓“神惩”确实是打了埃罗帝国一个措手不及,但要说就能凭借这个彻底的击败埃罗帝国,那还差一些,从这大半年的战争就可以看出,埃罗皇帝的军事才能不差,更有上下齐心,虽然都是战败居多,但那主要是因为与亚丁人争夺科妮莉亚港伤了元气,又被教团国从背后捅了一刀,加上这次被普套公爵坑了一把,才导致了现在王都被困的局面

但是过长的时间,不仅仅压垮了埃罗帝国的经济,教团国内也是一样,教团国虽然占据优势,但是南方动乱更是暴起,大大牵制了教团国的进攻,刚刚传来的消息时教团国南部重镇苏乐被叛军攻破,防守重镇苏乐的三万教团军全军覆没,足以看出教团国南方暴乱的严重性,而这次强行击溃埃罗军主力阻挡,兵临埃罗王都城下,已经是教团国军队调动了一切资源和兵力的结果了,这就像是赌上了一切,如果打不下埃罗王都,反之就是被埃罗人打垮的局面!

第二天,外务部报告教团国特使抵达里斯本托,随后埃罗帝国特使抵达里斯本托,外务部依照皇帝的命令,将两国特使安排在一个别墅内,果然如同外务官员所说,当天就爆发了死人的惨案,两名埃罗特使的侍从被教团国的圣殿骑士砍死了,这名圣殿骑士也被砍伤了一条腿,随后帝国军队进入别墅,以安全为名将双方的武器收走,第三天,索库图斯黛兰在谈判桌上看见的埃罗特使就已经是脸上有青黑色的狼狈样子了,

只是论个人武力,不得不承认作为宗教打手的教团国圣骑士明显更胜一筹,埃罗特使所带的随从大部分都是文职人员,怎么可能是这些常年锻炼的骑士对手,被打的哭爹喊娘,一片哀嚎,每一天,都像是在地狱中一般煎熬,教团国的人也看出来,帝国这是故意所为,更是肆无忌惮,只要不打死人,帝国守卫就不会出现,埃罗人也不会想到帝国会如此无赖,将他们与教团国特使安排在一栋房子内,连续几天下来,埃罗特使团的一半人就进了医治所,剩下的一半人都倦缩在特使的房间内,一个个青头肿脸,对于帝国的安排恨得咬牙切齿,毕竟不能让人把埃罗特使打死,所以在第一天的流血事件后,帝国外务部方面特意派遣了五名帝国卫兵负责埃罗特使的安全,所以埃罗特使的房间也就成了唯一的安全地

”大人,我们不能这样等下去了,帝国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诚意,我们应该立即向里斯本托公布证据,让所有人都看清帝国的丑恶嘴脸“一名左脸肿的像猪头般的埃罗人在埃罗特使的房间内说道,义愤填膺的歇斯底里

“对,公布出去,看帝国还有什么颜面”附和的声音一片,大家内心的憋屈就像是火一般被点燃了,突然门突然被推开了,一名特使团的成员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嘴里喊道“不好了,教团国的那些混蛋向帝国提出,愿意用高于我们一倍的价格,购买本来属于我们的军械”

长泰县医院怎么样
荆门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河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临沂哪好
雅安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